言若

最爱江澄,甜甜的所有文我都爱。热爱唠嗑。日常懒癌,日常为失踪人口,不定时诈尸

【残次品】如果(二)

*突如其来的脑洞

*大背景,陆信没死,和陆夫人一起被救到第八星系(此消息仅几人知晓)

*改全文不现实,改几个自己想看的片段,不定时掉落,及其短小,当段子看看就好

*渣文笔预警,ooc预警,文风及其沙雕

       老波斯猫第一眼看见林静恒的时候,十五年前的那夜惊魂余威犹在。独眼鹰当初为了不暴露陆信活着的事实拿了一点假骨灰搪塞他,提心吊胆十多年,直到五年前林静恒遇刺消息传来,独眼鹰才总算睡了个好觉。他打心眼儿里认为林静恒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至于陆信对林静恒什么态度他其实也不清楚。自林静恒出任白银要塞上将以来,他们就再也没有聊过关于林静恒的事。独眼鹰觉得陆信对养了个狼崽子肯定很伤心,也就不提。

 

      此时活见鬼的独眼鹰压下心头万千思绪,对林静恒伸出的手视而不见,他刚刚打定主意,绝不能让这不怀好意的小狼崽子知道陆信还活着的事实。

 

      然而等他和林静恒好不容易从芯片人的窝里逃出来,看见顶着林静恒脸的陆必行,老波斯猫气血上涌,差点没当场撅过去。独眼鹰成功用眼神制止了陆必行即将脱口而出的干爹,索性陆必行想起自己在林静恒面前的托词是自己是独眼鹰的儿子,就改口叫爸。

 

      等他们都逃到机甲上后,已经明白自家干儿子和林静恒的关系的独眼鹰在心里直叹孽缘孽缘。而另一边发现林静恒真实身份的陆必行,直愣愣地盯着林将军,满脸恍惚。

 

      他记得小时候,他因为彩虹病毒被限制外出,陆信偶尔会哀叹,当初他生陆必行的初衷就是为了能有个闹闹腾腾的小孩子陪他玩。然后陆信就会怀念他家那个面冷心热的小狼崽子,每次都以“你其实有个哥哥开头”,啰啰嗦嗦讲一大堆林静恒的黑历史念叨到陆必行睡着。陆必行经常想象他的哥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想想,似乎身上也没有那么疼了。

 

      伴着他度过痛苦的哥哥,在他不在受彩虹病毒折磨后,也销声匿迹。爸爸妈妈和干爹都不再提起他,仿佛从没有这个人。后来,他被图册上的林静恒吸引,去问干爹这是谁,干爹说那是个无情无义的小人。再后来,他弄清楚了林静恒与陆信的关系,明白了那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哥哥。而此时的林静恒,已葬身玫瑰之心,尸骨无存。

 

      他和哥哥还未见面,却再也见不了面了。

 

     此时的林静恒也还不知道,他放在心里三十多年的那个孩子,也把他在心里放了三十多年。

 

      正当陆必行想要开口时,却被独眼鹰拉到一旁狠狠地敲打了一番,陆必行心里觉得林静恒不是那样的人,但屈服于自家干爹的淫威之下没有开口。

 

      

——————————分界线——————————

 

     在与湛卢探讨完他的极限功能以后,林静恒想起那位抱怨他什么时候才会长大的家伙,心道我现在长大了,你人呢?

 

      而在这个念头出现后没多久,林静恒就收到了他三十年来最大的惊喜——陆必行与陆信亲子关系确认。老家伙,是你显灵了么?从不信神佛的林将军第一次如此诚心的感谢上苍,四样东西,他终于集齐了。

 

 

 

而远在另一星球的陆信打了个喷嚏,心道这风吹的也太冷了。他难得与穆勒离开凯莱星来度个假,可不能扫兴的感冒了。陆信给在外的独眼鹰发了条消息表示他和穆勒在度假短期内不回去了,免得这老兄弟一回来看见他不在又要跳脚。也不知道自家小兔崽子怎么样了,陆信怅然望着远方,殊不知他临时其意的度假,竟使他远离了一场大灾难。

 

tbc.

 

          

昨天听残次品广播剧,陆必行居然差点对林将军.............................的生态舱一见钟情,莫名戳中我的笑点哈哈哈

【残次品】如果

*突如其来的脑洞

*大背景,陆信没死,和陆夫人一起被救到第八星系(此消息仅几人知晓)

*改全文不现实,改几个自己想看的片段,不定时掉落,及其短小,当段子看看就好

*渣文笔预警,ooc预警,文风及其沙雕


         陆必行好不容易摆脱自家跳脱老爹和暴躁干爹的双重监视溜了出来,还在北京β星外围捞了个“美人”,自觉人生圆满,成为现充。


        然而“美人”林静恒林将军,一睁眼就被这位祸害的半身不遂。思前想后觉得这可能是陆信留下的血脉,杀了九泉之下没法和他交代,遂作罢。远在凯莱星遛弯的陆信打了个喷嚏,殊不知自家叛逆期的儿子已经被他的养子盯上了。

tbc.




小透明有百粉了,好开森

【曦澄】旧人归

*各位看官还记得有位六师弟么?私设名为江流

 

*曦澄在魏无羡复活之前就在一起设定(未公开,不过亲近的人都知道)

 

*其他就遵循原著啦,但有原创人物,私设颇多

 

*我发现大家都很喜欢写观音庙过后三年蓝曦臣才出关诶,本章时间线原著番外《家宴》后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沙雕向文风,其实我一开始真的的想认认真真的很严肃的写的,然而写着写着就飘了。

 

*本章曦澄糖,小别胜新婚啊,欢迎围观一只傻掉的羡羡,蓝二哥哥一直都没告诉他哈哈哈哈

 

     江澄提着酒走到蓝家门口时,深觉自己在作死。之前他们二人都还没调整好心情,所以自观音庙一夜后蓝曦臣闭关,江澄都没怎么来看他。此时难得江澄闲了下来,才惊觉自己与蓝曦臣居然有数月不见了,虽说老夫老妻了感情不会淡,但自家那位经历了如此打击闭关这么久,身为道侣的他一定要帮他越过这道坎。于是,向来不会安慰人的江宗主,在综合了江家一干“智囊团”的意见之后——选择了让蓝曦臣酒后吐真言,好好发泄一下。然而大概当时满脑子都是怎么安慰蓝曦臣导致脑子丢了的江宗主,走到了蓝家门口,才想起来,蓝家一杯倒的特性,以及上次不小心让蓝曦臣喝酒之后他的腰……

 

     江澄在门后踌躇了一下,把酒施了幻术隐藏起来,拿着蓝曦臣给他的通行玉牌进门。几个月不见了,说不想那是假的,如果自己真的没办法改变他的状态,那就静静地陪着他,就像魏无羡身死乱葬岗之后他陪着他一样。

 

     匆匆往寒室赶的途中,江澄撇到了正在喂兔子的魏无羡,想到了处理酒的好办法,他大喝一声:“魏无羡,接着!”魏无羡被吓到,本能反应去接酒,反应过来后只看见一闪而逝的江澄,连叫他的时间都没有。江澄来云深不知处做什么?怎么还给他酒?好奇羡羡带着疑问去问他的蓝二哥哥,得到回答:“寻兄长。”“怕了。”江澄和大哥?!怕了难道是指像他给蓝湛偷偷灌酒那样?

 

     魏无羡在打通这一关节之后当即傻掉,他喃喃道:“蓝湛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和我说啊。”

 

   “你未提。”蓝湛才不会主动提起江澄与兄长结成道侣的事,他到现在还坚定的认为自家兄长绝对是鬼迷了心窍,任何和他抢兄长的都不是好人,更何况这个人还和他抢魏婴!

 

就在魏无羡震惊于自家师妹那么早就嫁掉了的事实时,江澄已经熟门熟路的潜入寒室。此时蓝涣正坐在床上调息,一时半会儿肯定醒不过来,江澄坐在椅子上欣赏自家道侣的盛世美颜。他自小就喜欢好看的东西,当初第一眼就被蓝曦臣的颜值吸引。但这不是绝对,比如他到现在还是很讨厌蓝湛,至少在这点上他与蓝湛打成了共识:抢我兄长/师兄的绝对不是好人。

 

 也许是最近太累的缘故,江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蓝涣调息完毕,被突然出现的自家道侣吓了一大跳。他有一丝蛋蛋的委屈,晚吟怎么过了那么久才来看他。但他明白江澄也很难接受观音庙那夜的事儿,魏无羡换丹的事情对他刺激本就很大,再者金光瑶对他们二人来说,是胜似亲人的存在,他们二人能在一起,少不了金光瑶的推波助澜。如今金光瑶成了破坏江厌离幸福的罪魁祸首,想来他的晚吟这几个月也过得很难吧。

 

江澄醒来时正躺在寒室的床上,蓝曦臣的怀里。他一睁眼就是蓝曦臣那张放大好多倍的脸,好几个月没见,愈加想念。蓝曦臣这几个月都没怎么好好睡过觉,眼底下一片乌青。江澄心疼的把他抱得更紧了些。“晚吟醒了?”蓝曦臣睁开眼睛,自家道侣在怀,他总算睡了个好觉。

 

“嗯,你这几个月怎么都不好好睡觉。”

 

“因为想晚吟,晚吟不在睡不着。”

 

“是因为金光瑶么?”

 

“……嗯。晚吟,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夜阿瑶进棺之前对我说的那句话,然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我……”江澄伸手捂住了蓝曦臣的嘴。

 

“你是否觉得自己亏欠于他?”蓝曦臣点点头。

 

“那交给你一个任务,”蓝曦臣面露疑惑,“你我尚未在一起时,我与金光瑶曾聊到,像我们这样若是孤独终老,死后连个上坟的都没有,岂不很悲哀?于是我便与他约定,谁先死,另一个在死之前每年都要给他带瓶酒。我现在实在是……总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涣明白了,定不辱命。”蓝曦臣亲了亲江澄的额头,做下承诺。

 

“你可不许忘了!你若还是难受,我便继续陪着你,好么?”蓝曦臣看着那双杏眸,吻了吻它的主人,轻声道:“好,那晚吟可得一直陪着我,那也不许去。”

 

 

 

 

———————————————————分界线—————————————————

 

 

     江流醒时,他在莲花坞不远的一处山上。“大师兄真是的,怎么把风筝放那么远,害我跑那么多路。”江流拍拍自己身上的灰,“等一下,我好像被温家修士杀掉了啊,怎么还在这毫发无伤?这是阴间么?!”

 

 

 

tbc.

 


【曦澄】不得

*原著背景

 

*问:为什么我听着那么甜的歌却想捅刀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混跟系列

 

*建议bgm《昨夜小楼又东风》

 

又是一年清谈会,本次是在云梦莲花坞中举办。江澄正清点着这次各世家参与人员的名单,翻到蓝家时,一个名字吸引了他的目光。“蓝涣啊,”江澄摩挲着纸上那个名字,“三年了,你终于出关了。”姑苏蓝氏宗主蓝曦臣自观音庙一夜后已闭关三年,期间清谈会由其弟蓝湛代为出席。

 

“为了一个那样的人,闭关三年难以走出心结。蓝涣,你那么多年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江澄放下公文,走到窗边。正值夏季,池子里莲花开得正旺。江澄想起他和蓝涣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一个莲花盛开的夏季。当时魏无羡还没被江枫眠带回来,青衡君曾带蓝涣前来拜访,他还兴高采烈地带蓝涣和妃妃小爱茉莉一起玩来着。如今,狗没了,父辈也已过世,而他们两位当事人也不能再一起无忧无虑的玩耍了。

 

“希望再见到你,可不要像观音庙那夜一样狼狈了。”江澄自嘲地笑着,论狼狈,他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呢?

 

 

 

 

 

一段时间后,云梦清谈会

 

江澄用余光偷瞄着身旁的蓝曦臣,气色还行,看起来挺正常的,应该是走出来了。只是他并不发言,一切任由蓝忘机代为,他似乎只是来当摆设的。蓝忘机身边的蓝思追,江澄时长听金凌说起,众世家中也流传着若是蓝氏双壁无子嗣,此子必为下任蓝氏宗主云云。然而知晓内情的江澄明白,这绝对不可能。他在蓝思追小时候曾去姑苏参加清谈会,见过他一面,与乱葬岗那个一面之缘的小屁孩长得一模一样。蓝思追到底还是温家人,蓝启仁那个老古板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一个非蓝氏血统的人做宗主的。

 

这次清谈会过的尤其快,过后,江澄在莲花池旁散步。

 

“晚吟,”江澄回头,正是还未离去的蓝曦臣,“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还行吧,泽芜君你过得如何?”

 

“尚可。”

 

“泽芜君怎么没随蓝家人一起走?”

 

“有些事,想与晚吟说。”

 

“哦?”江澄挑眉,他与蓝曦臣也没什么可说的吧。

 

“晚吟可知,涣在闭关时想的都是什么?”

 

江澄嗤笑一声:“我怎么可能知道?”

 

“一开始,我满脑子都是我们三兄弟旧时相处的情形,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我们三个会到这个地步。后来,”蓝曦臣顿了顿,“我想的都是当初听学时你我二人……”

 

“不必再说了,”江澄打断蓝曦臣的话语,“泽芜君记性向来是不差的,想来肯定记得我当初是如何与泽芜君说的。在下尚有公务,失陪了。”

 

 语毕,江澄逃也似的奔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身体顺着门缝。当初,他们只是在长辈庇护下的无知少儿,如今二人皆以为一宗之主,如何能像当初那样?人言可畏,此生,二人再无缘罢。

 

 

 

 

 

 

清谈会过后两月,江澄外出夜猎时被邪祟所伤,陨。

 

 

 

还有个蓝曦臣视角滴,应该是  tbc没错


【聂瑶】出棺之后 下

*突然诈尸,拖了那么久真的抱歉

*前文见合集,ooc预警,渣文笔预警,烂尾了

*逻辑什么的懒得管它,我只想让他们好好的


       论突然被一位高你20厘米的人抱在怀中是种什么感觉?孟瑶表示:简直是撞在了一堵墙上,鼻梁生疼,但这个怀抱如此温暖有力,令他不舍得挣扎。


       孟瑶抬起头,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家大哥,道:“那么我请问赤峰尊,回哪里去呢?你我之间的恩怨,又岂是说没就没的。”


       聂明玦看着孟瑶,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蛋,再次感觉到活着真好,脸的手感都不一样。“不管去哪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以前是我太不能够理解你,都死过一回了,在给彼此一个机会,好么?”


      

       直男癌了一辈子的赤峰尊突然蹦出这么一串情意绵绵的话,着实把我们娇小可爱的敛芳尊吓得不轻,他深刻怀疑自家大哥是否被夺舍了。又或者,“怀桑教你的?”


       聂明玦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些:“有些是,不过大多我情之所至自己想的。”孟瑶想象着聂明玦向聂怀桑请教这些东西的情景,忍俊不禁。得,逃避了那么久,到底还是要栽在这根木头桩子身上。还能怎么样,认栽咯!

      

       “唔,我们可以先去不净世给怀桑报个平安,我再带你去一些清河好玩的地方;再去云深不知处看一下二弟,据说封棺之后他一直在闭关,顺便在姑苏游玩一下;然后我们再回云梦,那里是你的故乡对吧?我一直很想看看。然后......”孟瑶细细听着眼前的男人絮絮叨叨他们的未来,好奇地问:“你想了多久了?”


        聂明玦思考了一下:“从来找你的时候就在想,但我这脑子暂时也只能想这么多,你看怎么样?”


       当初刚愎自用的男人也能来征求他的意见,孟瑶心里甜甜的:“都好,等这些事都做完了,我们再一起想,我还有好多地方想去,等我们都不想走了,就找个地方养老。”

        “嗯,听你的。”聂明玦在孟瑶头上轻轻一吻。

           

        END

回来填坑啦,又开了几个合集,让我先把旧坑填完,家宴暂时没办法更新了,因为拿不到手机

woc多久之前的了还被屏蔽?lofter越来越严了

今天要补作业,封棺之后暂时停更,五一见


【追凌】指腹为婚 (一个沙雕脑洞)

一个我一直想写的沙雕梗 @查无此人 之前答应你的

有时候我个人觉得小朋友组也挺虐的毕竟怎么说上一辈的事情总归是有影响的。

ooc严重渣文笔预警

时间线观音庙那夜后

主追凌,忘羡出没

以及我觉得这只是我的沙雕脑洞记录求轻喷

啰嗦完了下面放正文


       

         某天,江澄发现了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猪(不是)金凌金小宗主拱了蓝家的白菜(划掉)蓝思追。

        

         他很生气觉得是自己没管教好金凌让江家又断袖了一个,对不起姐姐对不起姐夫对不起父母等一系列列祖列宗。

      

         然而江澄同时又发现金凌和蓝思追在闹矛盾,他觉得这样不行,自家侄子不能被欺负。于是便把两个小辈叫来打算好好教育教育。

      

          结果他发现两人闹矛盾的原因是金凌发现蓝思追其实是温家人……


         然后江澄就怒了,这不可以,怎么可以和温家人在一起呢!就在金凌和蓝思追马上就要从闹矛盾升级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时,魏无羡带着含光君来了。


         毫无疑问他是来劝架的,他告诉江澄蓝思追是那个在乱葬岗上抱他腿的孩子。然后……江澄表示你俩赶快成亲吧。


         

         之后,蓝思追就莫名其妙的入赘到了金家当了上门女婿。金凌表示很纳闷舅舅怎么突然比他还着急把他嫁出去。


         魏无羡解答了他的疑惑:


        当初江厌离怀上金凌后还到过一次夷陵,因为有一位世外高人和她讲她家孩子的良缘就在此。当时魏无羡正好带着蓝思追下山买东西,碰到了师姐。蓝思追出于好奇摸了一下江厌离已经显怀的肚子,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就是金凌恰好动了一下,当时金凌已经有五个月了还未有胎动。江厌离觉得或许这就是缘分便与同行的江澄和魏无羡商议定下了这门亲事。后来乱葬岗被屠,江澄以为那个孩子已死就没在提过此事。


         于是之后金凌便和蓝思追在金鳞台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end


好的我知道很短小